分类 案例中心 下的文章

原标题:群成员“犯事儿”,群主要担责吗?

专家认为,群主仅须承担必要的管理责任,而不是对成员的行为负连带责任

姚雯/漫画

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下称《管理规定》),其中第9条规定,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以下统称群主)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管理规定》一出,“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成为网友热议话题,“群聊9不原则”也在微信朋友圈广泛流传。那么,《管理规定》所指的“群主担责”究竟指的是哪些责任?群主该如何管理互联网群组?在什么情况下,群主须承担法律责任?记者就这些问题分别采访了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卫国和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小军。

“群主对群成员言行担责”纯属误读

《管理规定》中所称“互联网群组”是指互联网用户通过互联网站、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等平台建立的,用于群体在线交流信息的网络空间,如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陌陌群、支付宝群聊等都属于互联网群组。北京的张女士属于网络活跃人物,在微信、QQ、微博都建了很多群,她向记者表示,群太多了,管理风险太大,感觉《管理规定》10月8日施行后,自己可能随时有“进去”的可能,所以准备退出或解散一些群。据记者调查,和张女士持相同想法的群主不在少数。

对这种退群的想法,王卫国对记者表示,这可能是因为一些网友对《管理规定》出现了误读。有人将“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理解为“一旦群成员违法违规,就要追究群主的法律责任”,这其实是对《管理规定》的错误理解。王卫国认为,这个规定主要是要求群主对群中发布的信息承担起必要的管理责任。“群主应该监督群内上传的信息,防止有人利用你管理下的互联网群组传播危害国家安全、诽谤他人、危害公共秩序的言论或者从事传销等违法活动。”群主的管理责任不同于违法行为人的法律责任。群主的管理责任既包括服务群内成员的义务,也包括维护公共秩序的义务。一般来说,在违反后一种义务的情况下,例如对群内成员的违法信息没有及时清除,则可能被行政主管部门要求整改,或者因整改不力而被叫停群组服务。根据我国的法律,群主只有在群内违法信息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后果并且自己有故意或者过失的情况下,才会被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杨小军也认为,管理责任并非上述一些网友所理解的“让群主也要承担群成员违法违规的责任”。在互联网群组中不只有群主一个责任主体,还有群主、参与人(发言人)、网络平台提供商、相关主管部门这四个主体共同参与,才有互联网及其群组的发展进步;同样,四个主体也分别承担相应责任。所谓“谁建群谁负责”,应该是谁建群谁负相应责任,而不是全部责任,更不是一个责任主体转移自己责任的“出口”。

群主如何管好自己的群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完成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对于数量庞大的群主们来说,《管理规定》施行后,该如何管理好互联网群组呢?

《管理规定》第9条规定,“互联网群组成员在参与群组信息交流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对于“文明互动、理性表达”,很多网友感到不好把握。杨小军认为,网络互动中经常出现一些“过激言语或者粗俗言语”,其中有的语言可能已经涉嫌侮辱他人,违反民法相关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有的甚至可能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应当给予行政处罚,这些语言或表达方式是应当抵制或者摒弃的,与“文明互动、理性表达”也是相悖的。可以说,“文明互动、理性表达”的基本判断尺度就是不能违反法律法规。群主在对群进行管理时,也应当以此为标准,监督群成员的表达或者互动,防止“越界”。

法律法规众多,有网友戏称,通过司法考试才敢当群主。有的群主对法律法规不是很熟悉,那么其对群成员的信息交流是否违反法律法规该如何判断、管理呢?王卫国表示,这还是网友对管理责任的过大理解。实际上,群主只要根据一般人的判断,认为群成员的表达明显不妥时,给予提示、禁止,就算是已经尽到管理责任了。对于比较专业化的问题,法律法规不可能赋予群主过度的责任。

很多朋友圈在流传包括不信谣不传谣、所谓的内部资料不发、涉黄涉毒涉爆不发在内的“群聊9不原则”,有群主表示了困惑,自己对于一些信息是否属于虚假信息或者涉黄涉毒难以判断,该如何管理呢?杨小军认为,所谓“群聊9不原则”,是网友自己对信息发布所总结的一些判断标准,不是法律法规所规定的内容,所以对于其中的内容还是要按照相应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把握。比如,“不信谣不传谣”实际上是对虚假信息的判断,对虚假信息从道德义务来说,应该是否定的、不应当传播的,但是只有发布、传播达到一定严重程度的虚假信息,才涉及违法。所以群主一般是对那些真假比较容易判断或者明显失实的、传播后果会很严重的虚假信息及时予以处理即可。

有的网友表示,有时候群里信息太多,难以逐条查看,如果群成员言论不当,群主很可能因为没有及时发现而制止。杨小军对此表示,群主既然建立了群组,就应当尽到相应的管理责任,如果感到缺乏精力、管理困难时,应该交由他人来管理。当然,如果仅仅是个别人发布了不适当信息或用了不妥语言,没有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也不是很严重,群主没有及时发现制止,也不应当属于不履行管理责任。

对“触法”群主如何处罚

《管理规定》中,网友们特别关心的就是其第10条中提到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群组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内容”,什么情况下群主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将受到哪些处罚?

其实在《管理规定》出台后,朋友圈中就不断有人传播公安机关、法院处理过的一些有问题的群主被拘留或作出其他处罚的案件信息,一些群主坦言“很有压力”。王卫国对记者表示,把这些案件信息与《管理规定》联系在一起发布,给人一种《管理规定》已经发挥作用、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后果”的印象,其实这是对《管理规定》的法律效力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解,是对广大互联网用户,尤其是广大群主们的误导。《管理规定》10月8日才施行,所以不可能根据《管理规定》对群主的行为进行惩罚。王卫国认为,利用群组发布法律法规明确禁止的暴力、淫秽等非法内容以及虚假恐怖信息,损害他人声誉、散布他人隐私甚至用来实施各类刑事犯罪的事情并不少见,对这样的违法犯罪活动予以惩罚,根据的是《管理规定》出台之前法律法规早就有的规定,不能和《管理规定》混淆。也就是说,即使不出台《管理规定》,群主如果有上述行为,也同样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王卫国认为,群主对于群内发布、传播信息的行为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有两个判断标准:一是疏于管理造成的损害后果,二是管理过程中有没有主观过错。如果主观上有故意或者过失,就要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及刑事责任,如果造成损害后果,也要承担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在群主发现群成员违法违规而没有采取措施造成一定后果的情况下,群主才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群主将首先受到来自平台方的处罚:“由平台方依法依约采取降低信用等级、暂停管理权限、取消建群资格等管理措施。同时,平台方要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违法违约情节严重的群组及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员纳入黑名单管理。”

对于一些网友列举出群主需要对群成员的信息发布和传播行为而承担的诸多民事、行政乃至刑事责任。杨小军明确表示了反对:“这个观点实际上是让群主一人负担所有人的责任,甚至把管理部门的责任都归到群主身上。这既不客观,也不可能。”实际上,个人的责任还是个人承担,群主要承担法律责任也是因为群主自己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杨小军还认为,对于因传播虚假信息而违法违规的群主,应该尽量宽容,处罚操作标准应该更加细化。如果群主明知是谣言却仍然传播,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如果群主不知道或者难以判断所传播信息是虚假消息,则不能追究其法律责任。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四川南充一楼盘为揽客涂改交通标志牌,责任人被拘5日

左为交警部门设置的交通标志牌,右为被涂改后的交通标志牌。  本文图片均来自封面新闻左为交警部门设置的交通标志牌,右为被涂改后的交通标志牌。  本文图片均来自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4月16日消息,为揽客,四川南充一楼盘“蓝光雍锦半岛”,竟将主城区标美路段滨江中路上的两块交通标志牌擅自涂改。4月16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从南充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获悉,涂改责任人已被公安机关给予罚款1000元、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交通标志牌为楼盘“指路”

交警:被擅自涂改

滨江北路,是南充主城区顺庆区的一条主干道,也是政府打造的标美路段。然而,近期,不少车主发现,在滨江中路一段附近,有两块交通标志牌“有些不对”。滨江中路上指向北边“市政新区2.8公里”的交通标志牌和另一边指向南边“嘉陵5.8公里”的交通标志牌,分别挂在两根粗大的金属杆上。与其他交通标志牌不同的是:这两块标志牌上标明了去“蓝光雍锦半岛”的方向。

据了解,蓝光雍锦半岛,是滨江中路附近的一个楼盘项目。交通指示牌怎么会给楼盘指路? 这样的交通标志牌是交警部门设置的吗?4月16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从南充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获悉,两块交通指示牌是被人擅自涂改。

按照交警部门的设置,滨江中路指向北边的交通标志牌标明:“市政新区2.8公里”、直行至“安凤路”、左转至“延安路”;指向南边的交通标志牌标明:“嘉陵5.8公里”、 直行至“天工街”、右转至“延安路”。 而被土改后,在指向北边的交通标志牌上,被添加了右转至“蓝光雍锦半岛”;在指向南边的交通标志牌上,被添加了左转经“清嘉路”至“蓝光雍锦半岛”。

4月16日下午,被涂改的滨江中路向北指示牌依然挂置在路旁。4月16日下午,被涂改的滨江中路向北指示牌依然挂置在路旁。
滨江中路向南指示牌。滨江中路向南指示牌。
被涂改后的滨江中路向北指示牌。被涂改后的滨江中路向北指示牌。

罚款1000元

涂改责任人已被拘留

南充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副大队长邓维介绍,11日下午,该大队在对交通标志牌进行排查过程中,已发现这两块交通标志牌被人擅自涂改。根据涂改内容,一大队立即对该楼盘营销负责人杜某进行口头传唤。

经杜某交代,该楼盘于3月30日委托南充一家广告公司对上述两块交通标志牌进行涂改,增添“蓝光雍锦半岛”字样和相应的箭头符号,便于提高该楼盘知晓率,招揽顾客。4月2日、3日,广告公司负责人袁某组织工人用涂改后的“交通标志牌”,将交警部门设置的交通标志牌覆盖。

4月12日, 交警一大队报请顺庆区公安分局批准后,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分别对杜某、袁某处以罚款1000元、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并责令其将涂改后的“交通标志牌”取下,并将交通标志牌恢复成以前交警部门设置的样子。这也成为南充首例因擅自涂改交通标志牌而受到处罚的案例。

4月16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滨江中路,两块涂改后的指示牌依然挂置在路边,并未取下。 

原标题:奇怪!高调渲染“中国威胁”,澳媒却为张签证杯弓蛇影

不是心虚是什么?

澳大利亚媒体最近在炒作“签证风波”。有澳媒称,澳总理特恩布尔本打算5月访华,但被中国拒发签证;中方拖延或拒绝向希望来华参加博鳌亚洲论坛的澳官员发签证;另外中国拒绝给澳官员发签证,致其无法出席5月在华举行的“澳大利亚周”贸易展。

特恩布尔在3AW演播室(澳大利亚ABC新闻截图)特恩布尔在3AW演播室(澳大利亚ABC新闻截图)

虽然特恩布尔已澄清未被中国拒发签证,中国外交部也否认了相关猜测,但小小签证问题引起的波澜,可以成为观察中澳关系的一个有趣角度。

首先,澳媒对签证问题如此关注反映了它们在中澳关系上的矛盾心态。一年多来,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频频渲染“中国威胁论”,不久前还有官员“怀疑”中国要在南太岛国瓦努阿图建军事基地。澳大利亚频繁而高调的举动,似乎说明其挑战中国的底气和信心很足。可现在一个小小的签证问题,就让澳方对中澳关系“深度冷冻”的前景产生担忧。

一段时期以来,对澳大利亚的反华举动,中国一直比较克制。澳方不但没承受什么实际代价,对华出口还在快速上升。但过去没代价,不意味着它继续长期那样做也不会付出代价。这次对签证问题的“过度敏感”,就是澳媒心虚的表现。

澳总理特恩布尔在否认自己被拒签的同时,并没否认澳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人签证遭延误的猜测。中国外交部回应称这纯属无稽之谈,根本不存在这一情况。但从特恩布尔的含糊其辞以及澳媒关于近年来澳政府高官访华明显减少的总结来看,它们对中国的回应还是将信将疑。其实,既然澳媒杯弓蛇影,那就不妨让它们继续暗自揣度去吧。

当然,澳媒的“签证猜测”也给我们提了个醒,拒发或延发签证的招,未来或许真的可以用用。中国在外交上没对澳大利亚反华行为大张旗鼓地采取过什么行动,因为我们总体上希望中澳关系继续稳定健康发展。但如果澳大利亚继续那样干下去,我们可以采取一些灵活的外交手段,比如在签证发放上表达一下态度,给澳方一点警示。这样的微妙警示可以让对方明白,中国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中国并不缺乏反制手段。

(作者是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匈牙利现任总理、青民盟主席欧尔班 视觉中国 图匈牙利现任总理、青民盟主席欧尔班 视觉中国 图

原标题:匈牙利大选结果出炉执政党获胜,欧洲“东西裂痕”或加深

据新华社4月8日报道,根据匈牙利国家选举办公室8日晚公布的对80.76%选票的计票结果,由执政党青民盟和基民党组成的竞选联盟在当天举行的国会选举中获胜。这意味着匈牙利现任总理、青民盟主席欧尔班成功赢得了自己的第四个总理任期。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匈牙利大选中选民热情高涨,大选投票率超过70%,全国多个选票站出现了选民排长队投票的情况,投票队伍可长达数千人。

根据匈牙利选举法,匈牙利国会选举采取一轮、混合型选举制度。国会由199名议员组成,其中106名议员通过个人选区直接选举产生,其余93名议员通过政党名单进行分配。在本届匈牙利国会中,执政党青民盟拥有114席,其执政伙伴基民党拥有17席,两党议席在国会接近2/3。此前,青民盟在匈牙利国内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外界普遍认为欧尔班将继续连任该国总理。

据人民网此前报道,近年来,欧盟内部一直在批评欧尔班政府煽动民族主义言论,按照“自己尺寸裁剪”法律,借助国家机器打压国内反对派。在欧盟内“特立独行”的匈牙利还成为西方媒体攻击的对象。法国《世界报》近日刊登长篇文章,称匈牙利一方面指责欧盟的各项政策,另一方面欧尔班及其政治帮手却在系统性地盗用欧盟资金实施“腐败”活动。美国《新闻周刊》将欧尔班称为“极右先生”,称欧洲各国的极右派政党都把匈牙利总理视为榜样。

欧尔班此前也则指责欧盟和西方非政府组织借助媒体力量干预匈牙利大选。作为回应,欧尔班政府一直强势拒绝欧盟的难民名额分配,并于2015年下令在边境地区修建藩篱,以阻止难民从此处进入西欧,随后还关闭了难民营。

有分析人士指出,欧盟和匈牙利的此番口水仗再次凸显了欧洲内部长期存在的“东西裂痕”。同传统西欧国家相比,以匈牙利为代表的一些中东欧国家近年来越发“特立独行”,在司法改革、难民政策等方面与欧盟龃龉不断。“新欧洲”发展速度快,发展需求巨大,但长期以来在欧盟内却难以与“老欧洲”国家“平起平坐”,而匈牙利等国一直不满欧盟在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偏袒“老欧洲”,这种不满孕育了反欧盟的土壤。 

专题:

相关消息:

北京时间3月20日上午消息,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和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周一宣布,他们已向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派出团队,以调查Uber无人驾驶汽车撞死行人事故。

NHTSA在声明中表示,他们目前正“和Uber、沃尔沃以及联邦、州和当地相关部门就这一事故进行接触”,并将采取适当措施。NTSB在中声明称,他们也会派出一个团队调查该事故。

一辆由Uber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意外撞上了一名过马路的行人。据外媒引述警方的消息报道称,这名女性行人已经死亡,车祸原因不明。这是全球首例自驾车撞死人事故。Uber暂时中止一切测试活动。(轶群)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